“夜经济”的白与黑

发布日期:2019-08-04 10:50   来源:未知   阅读:

  2018年开奖结果!丰富多彩的夜生活,是霓虹灯下的人流如织,是“深夜书房”里的书香弥漫,是博物馆夜场里的游人如织……在多种消费形态综合推动下,“夜经济”正成为城市形象新名片。不过,在夜间经济成为提升城市活力、拉动经济发展新引擎的同时,也应当注重提升城市治理水平,配备夜间公共交通,避免光污染、噪音污染侵害居民正当权益,还要避免城市“千夜一面”式发展等。

  本期“议事厅”,《新华每日电讯》邀请专家、新华社记者从不同角度解读“夜经济”,希望能为您提供不同的观察视角。

  城市“夜经济”是指在正常工作时间之后进行的经济行为,以太阳落山至次日太阳升起为时间划分界线,一般指从当日下午六点到次日清晨六点发生的以服务业为主的经济活动。

  “夜经济”的兴起与社会分工的细化密切相关。从传统的餐饮服务、便利店、电影到文化演出和夜间观光等,都体现了社会分工的细化。

  社会分工的细化也与城市工作节奏的加快密切相关。一方面,年轻人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承受着越来越强的工作强度,因而常常需要依赖于社会化的餐饮服务来解决用餐问题;另一方面,年轻人也需要不断地学习和提高技能,以适应日益紧张的工作节奏和激烈的竞争,在工作之余的夜晚,他们还需要通过各种方式学习和培训。

  “夜经济”的兴起也与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有密切关系。当人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时,就会有更高的物质文化需求。其具体表现是有更多的时间去休闲娱乐,享受精神食粮。近年来,图书馆、文化馆、音乐厅、影剧院等文化场馆正日益成为人们夜间活动的重要场所。

  ”夜经济“的参与人群并不仅仅局限于本地人群,实际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人群把旅游作为他们拓宽视野、增长见识的一个重要途径,越来越多的家庭也通过这种方式来提高孩子的人文素养。越来越多的城市“夜经济”顺应了外来人群的需求,并借机宣传城市文化,例如哈尔滨举办的冰雪节,在夜间更能够充分体现冰雕艺术的细节。

  近些年,学术研究领域也将“灯光指数”作为测量一个城市和地区经济活力的重要指标。一个城市或地区的夜间活动必然会以灯光亮度的方式体现出来,从而被远在太空之上的遥感卫星所拍摄到。通过校对整理,形成全球可比较的“灯光指数”,可以用来估算经济活动、人口规模的社会经济指标。

  城市“夜经济”一方面反映了人们有更多夜间活动的基本特征,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夜经济促进消费和扩大就业的基本事实。早在20世纪90年代,城市中就兴起了夜市和早市。而近些年兴起的“夜经济”自然不仅仅是夜市的翻版,更是升级版,有了更多丰富的内涵和外延。20世纪90年代的夜市和早市一直延续至今,但它们并不是“夜经济”的主体。

  当前,“夜经济”更多地体现了人们在社会交往、精神文化、学习与培训方面的投入和付出。有需求自然也就有供给,在大城市中,由于市场的规模效应,供给的效率更高,能更好地满足人们的需求。以餐饮为例,从大排档到街边小店再到商务会馆,各种价格档位,充分满足了不同人群的需求。

  “夜经济”的发展和繁荣,实际上是以良好的产业结构和完整的产业链为基础的,这也为城市经济的发展指明了方向。(王智勇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夜里23点,成都玉林北街,马丘比丘咖啡馆里的“OPENMIC之夜”还没有散场。哈萨克族歌手刚放下手中的冬不拉,美国姑娘就和她的朋友们玩起了“蓝草”。人们点燃杯中的B52,在火苗熄灭的那一刻一饮而尽,欢笑声飘得很远。

  城市的那一头,奎星楼街的网红小店里依然挤满了人。东大街上,一排队就得等两三个钟头的火锅店里,依然香味四溢。

  “老成都”眼里的成都夜间经济,娱乐与美食是永恒的主题。随着当前“三城三都”城市品牌塑造的深入,夜间经济迎来新的发展阶段。

  制定促进夜间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规划发展夜消费集聚区,开行14条夜间公交路线,推出地铁、商场节假日延时服务……近年来,在成都市政府的一系列政策刺激下,成都“夜经济”蓬勃发展。

  在339连片街区,从顶级酒吧SPACE、全城最大的露天酒馆贰麻,到德国进口国际卡丁车馆、大型的博物馆之夜,再到不计其数的“鬼饮食”,夜消费成了突出特点,晚间和白天的人流比达到8∶2。

  如今,成都的夜间经济已经有了自己的独特发展路径——不仅在各个区域都有点状的商业分布,还能通过天府绿道等城市交通系统串街成片,展现丰富、生动的城市景象——或文艺,或古朴,或潮出天际。

  烟火气之上,文化和品位则是“夜经济”发展的“软实力”。当前,围绕构建“夜市、夜食、夜展、夜秀、夜节、夜宿”六大夜消费主题场景,成都正在形成独具特色和魅力的夜生活生态圈。

  锦江穿城而过,船只帆樯如林,这座城市千年前就有过这样的繁华。今年春节期间,随着成都“夜游锦江”的推出,这一美景得以重现。光影斑驳,音乐回荡,人们从码头登上古色古香的乌篷船,在水波光影中,看“锦江故事卷轴”串起都市休闲、东门集市、闹市禅修、锦官古驿四大片区,一幅兼具老成都、蜀都味儿和国际范儿的生活美学地图,徐徐展现。

  “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如今,沿着锦江绿道夜跑,能闻见的花香,或许正与当年打动诗人陆游的一样。

  如果沿着这条路在深夜跑得更远一点,便能从深夜宽巷子里的一面面窗扇、窄巷子里一座座庭院中,瞥见一点李劼人笔下的“少城”。

  然而,斗转星移,这里又是如此不同——三联韬奋书店里,有人静静地翻书。文艺青年们“朝圣”的“白夜”酒吧中,诗歌与布鲁斯在弥漫。

  夜间经济悄然升级,倒逼着城市治理水平不断提升。如何让在城市绽放一夜后,天亮时还能“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考验着治理者的能力。

  在武侯区锦江河畔丝管路长约500米的街侧,39家音乐酒吧比邻而立,晚高峰人流量高达15000人次。针对丝管路酒吧街特殊的环境,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公安分局不断加大警力投放力度,担当起通宵彻夜的“望江”之责,群众满意度明显提升。

  夜间经济是城市的另一张面孔。从北京到上海,再到成都,千门万户,各有不同。“九天开出一成都”,自然这里的魅力与别处不同,避免“千城一面”,考验的是规划、治理和选择。需求多元、形式多元,让夜间经济既能“奔放”还能“婉约”,这需要全方位梳理、挖掘城市文化符号,营造独特的消费场景,提供更佳的消费体验。(记者吴光于)

  当华灯初上、夜幕降临,上班族拖着疲惫身躯准备回家,“不夜城”首尔才刚刚开始散发它的夜晚魅力。人潮涌动的大街小巷,挤满了络绎不绝的匆匆人群。在夜生活丰富多彩的首尔,各色霓虹灯下的觥筹交错、谈笑风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在韩国,人们已适应多元化的夜间消费和娱乐休闲,咖啡店、健身房的营业时间一般都持续到深夜,便利店基本都是24小时营业。可以说,“夜经济”已成唤醒沉睡都市、激发经济活力的新力量。

  说到“夜经济”,就不得不谈到韩国独特的夜生活文化。结束了一天甚至是一周的忙碌工作,韩国人喜欢三五成群地聚在餐厅吃饭小酌,推杯换盏,开怀畅谈。然而,这也刚刚拉开首尔夜生活的序幕。对于在OECD(经合组织)国家中工作时长名列前茅的韩国人而言,夜生活不仅是朋友聚会、联络感情的方式,更是舒缓压力的手段之一。精彩的夜生活成为点亮首尔不可缺的时尚元素。

  在韩国,夜间聚会通常按照“次”来划分,人们在结束了餐厅用餐的“一次”聚会后,接着会纷纷涌向酒吧,开启夜生活的“二次”狂欢。如果兴致未了,那么继续转场“三次”至KTV,直到通宵达旦,尽兴而归。这是韩国夜间消费的通行规律。而最热闹的去处,无异于充满异域风情的梨泰院、通宵不打烊的东大门、年轻人为中心的宏大一带以及灯红酒绿、潮人遍布的时尚江南。

  此外,为了丰富民众的夜间生活,发挥夜间经济对经济增长的刺激作用,首尔市从2016年开始每年春夏之际在周末夜间六点至十一点举行美食餐车和流动小贩的市民消暑活动。这一活动被称为“夜猫子夜市”,韩语直译过来就是“鬼怪夜市”。这一夜市推行以来,不仅深受首尔市民喜爱,也得到很多外国友人的青睐,常常人头攒动、摩肩接踵,热闹非凡。

  这些为周末夜生活带来一抹亮色的“夜猫子夜市”。在首尔东大门DDP广场、清溪川、麻浦文化储备基地、汝矣岛和盘浦汉江公园等多个热门地点同时开展,每年能吸引超过500万人次的访问,总销售额逾117亿韩元(约合人民币7044万元)。在夜市不仅能品尝到世界各国的风味美食,还能够挑选和购买到手工制品。

  在汉江公园和文化储备基地的露天剧场,每周都会有乐队带来各国风格不同的表演,也会播放怀旧的露天电影,感受多彩的异国文化气息。在汉江公园,人们一边欣赏汉江的缤纷夜色和城市剪影,一边还能在舒适的草坪上搭起帐篷与亲朋好友畅叙至深夜。而在清溪川,灯火通明的“夜猫子夜市”更具韩国传统特色,不仅能品尝各色韩国小吃,还能体验各色文化活动。“夜猫子夜市”因此被评选为2018年最受外国人欢迎的首尔市政策。

  除了各大夜市成为拉动“夜经济”的重要引擎,夜间的文化体验活动也必不可少。每当酷夏来临,景福宫、昌德宫、昌庆宫等首尔标志性景点就对外开放夜间游览线路。宁静夜色中,古色古香的宫阙楼阁在现代化的灯光映射下,散发出不同于白昼的独特魅力,让游客踏上了一次穿越时空的浪漫文化之旅。

  为了确保夜间人们通行方便,首尔市还开通了多条深夜公交车线分钟就有一辆,确保午夜零点到凌晨5点之间人们能搭乘到公交车。这也从侧面为首尔经济24小时的运转提供了更好的保障。(记者陆睿)

  发展“夜经济”,既可促进消费,也能满足民众对丰富多彩生活的现实需求。但是,“夜经济”也可能带来一些新问题,比如光污染、噪音污染等等。我们蓦然发现,白天真的渐渐不懂夜的黑了——在很多地方、很多时候,夜晚真的没有那么黑了,也没那么静了。

  发展“夜经济”,必须有一套科学、协调的环保规范措施。使用什么样的灯、什么时候关灯,噪音分贝控制在什么范围内、示范街和住宅区的距离……这些直接关乎居民健康权和休息权的细节,都必须有明确的标准以及翔实可行的规章制度落地。

  2016年,西安市民曾投诉雁塔区一企业的霓虹灯广告,从下午六点一直亮至次日早晨六点,将附近照得如同白昼。但投诉到城管局、环保局后,工作人员却表示,目前没有相关法律法规明确规定和限定光污染的程度和范围,只能争取运用协商的方式保全双方利益。

  屡屡出现的“协商解决”,暴露了在我国光污染治理上的捉襟见肘。和光污染类似的困境,还有噪音污染。2019年7月,生态环境部通报6月全国“12369”环保举报办理情况显示,涉及噪音污染的举报占41.3%。其中,反映建设施工噪音污染的举报最多,占噪音举报的49.3%;其次为反映工业噪音的举报,占26.1%。

  在前两年的热播剧《欢乐颂》中,有一位主角的人物设定是留学归国精英,当隔壁邻居家举办躁动派对时,她准确报出了现场的噪音分贝以及当地的相关法规,让邻居哑口无言。但在现实中,拥有如此敏感的维权意识和如此细致的环保知识的居民很少,而违规提前开工、延时开工的工地或装修却屡见不鲜。

  事实上,一些发达国家近年来也饱受经济繁荣带来的“夜污染”问题。在法国,光污染被纳入侵害近邻权益的范畴;在捷克,《保护黑夜环境法》被称为世界上首部光污染防治法,它不仅从法律上明确了光污染的标准和规范,还规定公民和组织有义务采取措施防止光污染。而在瑞典,很多小区对噪音的敏感已经到了“晚上9点后不准使用吸尘器,晚上10时后不准使用洗衣机”的地步。

  繁荣的“夜经济”,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成熟、社会充满活力的重要表现,但健康的夜生活、环保的“夜经济”,也是美好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习惯了不夜城的繁华,但也开始悄悄怀念那些可以看见星星、听见蛐蛐叫的夜晚。

  因此,在各地纷纷推出促进“夜经济”的政策背景下,尤其需要对“夜经济”容易产生的污染问题未雨绸缪。拓展一座城市的“夜经济”,要讲究“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不能一味地追求经济效益,而忽略居民权益。(与归)

  提起城市“夜经济”,人们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的是盛夏消暑——三五好友相约,一起烧烤、撸串、喝啤酒。不容否认,从“吃”这个角度切入,找寻拉动“夜经济”消费的突破口,确实是最简单的发展思路。

  不过,仅有夜宵的“夜经济”,缺乏印刻着城市文化底蕴的“夜标识”,很容易让公众产生审美疲劳。不论夜晚行走于哪个城市,都有一种“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城相同”的观感。在不少地方,都存在将发展“夜经济”简单与夜间餐饮行业画等号的现象。

  如今很多地方的“夜经济”主打“夜宵”,可走进这些地方的“深夜食堂”,食客却找不到期待中的地方风味,只有“千城一面”的冷饮、烤串,味道难以下咽,价格又不够亲民。这种“夜经济”的发展思路,只能通过宰外地游客一刀,赚一时的快钱,缺乏长期发展的持久动力。

  多年前,曾有一首街头巷尾传唱的流行歌曲,叫“白天不懂夜的黑”。城市在探索“夜经济”发展思路的时候,想要让公众避免夜生活“乏味”的观感,尤其需要立足城市特色,不能闭着眼睛“摸黑”、闭门造车。

  在这方面,国内不少城市都已经探索出相对成熟、各具特色的“夜经济”模式。例如,西安主推“夜游西安”,力争将“大唐文化”打造成古都旅游名片;武汉推出“长江灯光秀”带火两江夜游;福州三坊七巷、南京“夫子庙-秦淮风光带”,都打造了夜间旅游“金字招牌”;北京故宫近600年来首次开“夜场”,中国国家博物馆将暑期开放时间延长到夜间等;上海打造“具有国际消费城市特征的夜市模式”,推出体现国际大都市美食文化水准、展示城市民俗风情、满足多元消费需求的“地标型夜市”等。

  归纳总结这些成功案例,会发现具备城市文化品牌加持,找到城市文化内涵,代表城市独有个性的“夜经济”,才是让城市“夜经济”“夜不眠”的动力引擎。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早在千年前,“灯如昼”的不夜城,就已经投射出了古代都市的繁华。

  在文人的笔下,特定节日里,古代的“夜都城”看上去流光溢彩,绽放风情。如南宋辛弃疾在《青玉案·元夕》中写就,“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唐代李商隐描绘元宵夜观灯,“月色灯光满帝都,香车宝辇隘通衢。”

  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今人胜古人。时代发展到当下,城市“夜经济”发展,应突破原有窠臼,打造城市“夜IP”,成为人们感知地方文化韵味、体验“夜生活”的重要渠道。(记者刘晶瑶)

  @啃摞:夜间灯火最明亮的地方,往往是人气最旺盛的区域。(人民日报客户端网友留言)

  @东方网评论:“夜经济”蓬勃发展,说明城市的夜晚没有睡去,仍在欢乐地运行。这就要求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在夜间也要继续运行。为此,城市管理非但不能削弱,反倒要不断加强。上海借鉴海外一些城市的经验,在国内首先设立“夜间区长”和“夜生活首席执行官”的做法就很好,促进了城市管理升级。(新浪微博)

  @沐清风:夜间市场扮靓城市,繁荣商业,拉动经济。应精细管理营业平台,方便市民夜间消费。(“人民日报”公号网友留言)

  @微博兰州:盛夏的兰州,瓜果飘香,处处洋溢着几分时尚迷人的气质,彰显着黄河之都的味道。尤其在被称为“兰州外滩”的百里黄河风情线上,处处繁星点点,风情万种,一派繁华盛景。在此过程中,商家们更是挑灯夜战,分外忙碌,以图赚个盆满钵盈,将精致兰州“夜经济”的韵味体现得淋漓尽致。(新浪微博)

  @中国经济网:据口碑数据,在全国夜间消费最活跃的10个城市中,南方城市占9席,北方城市仅北京上榜。随着夜宵外卖等需求大增,饿了么外卖骑手队伍日渐壮大,许多三四线城市夜间活跃骑手人数同比增长60%。22点到23点,大理、重庆、杭州的很多骑手仍在接单;23点到24点,贵阳、武汉和广州的半数骑手仍在城市穿行;过了0点,深圳、厦门和佛山超过三分之一的骑手仍在活跃送单。(新浪微博)

  @sunshine1979:“夜经济”一词,正作为新消费增长点频频出现。“夜经济”不仅能丰富夜间消费的渠道,也体现着新经济下城市的奋斗与激情。(新浪微博网友留言)

  @大庆广播:从原本夜晚鲜有人出门,到如今泡吧、看电影、宵夜、听音乐剧……在发展的大庆,“夜间经济”开始不断地释放潜能,在拉动消费、提供就业的同时,还提高了城市的竞争力和吸引力,“夜经济”点亮大庆新“夜”态。(新浪微博)

  @清风徐来:“夜生活”能丰富群众的夜生活,但也要有时、有度、有范围。有些地方,到了半夜还车水马龙,严重影响周边居民的休息。为了衬托效果,增添城市美感,建筑灯光是可以有的,但是一定要雅致,要符合城市的建筑风格和人文底蕴,不能追求过分的跳动和闪烁,造成光源刺激。盲目给建筑安装照明景观、给街道安装霓虹灯等,不仅造成光污染,还有安全隐患。(“青蓝文旅”公号网友留言)

  @多云转晴:不是说熬夜不好吗?深夜还出来吃夜宵,容易长胖啊。(人民日报客户端网友留言)

  @新华社网友:在发展“夜经济”的时候,也要对食品安全和环境问题加强监督。(新华社客户端网友留言)

  @人民Q462e:让人气聚起来,让夜间经济火起来,让城市夜晚亮起来。(人民日报客户端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