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元代青花瓷 看历史繁华图景

发布日期:2019-08-03 14:49   来源:未知   阅读:

  (记者 胡子轩)古语有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世人皆知元青花之珍贵,而在青花瓷之外,元代还有哪些重要的瓷器类型?青花瓷又是怎样在元代达到登峰造极的水平?2019年5月21日至7月21日,中国国家博物馆主办了“海宇会同——元代瓷器文化展”。展览汇聚了国内11家博物馆96件馆藏精品,部分藏品为首次展出。

  元代疆域辽阔,海上贸易发达,中外交流频繁,形成了独特、多元、开放的文化格局。元代瓷器生产是继承与创新的产物。它在继承宋金艺术成就的基础上,达到了全新的技术水平与艺术高度。浮梁磁局的设立,开创了官办窑场引领瓷器制作风尚的先例。以景德镇为中心,龙泉窑、磁州窑等全国性和地方窑口的生产十分繁荣,极大地促进了瓷器海外贸易的扩展。变化万千、精美绝伦的瓷器以贸易为载体,清晰地呈现出沿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地区传播的演变趋势,并以独特的文化视角向我们讲述了文明互通和交流互鉴的历史进程。元代瓷器精美的纹饰,丰富的主题,多样的形制,内中蕴含着中原传统文化、伊斯兰文化、蒙古草原文化和藏传佛教文化等多种文化因素的影响,是元朝时期中华文化开放性、多样性和包容性的最好物证。与此同时,元代也是中国瓷器生产技术飞速跃升的时期,以元青花为代表的釉下彩绘瓷器制作技术的成熟,不仅在瓷器生产技术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也充分体现了中外文化交流对瓷器审美意趣与风尚转变的深刻影响。

  展览以元代瓷器为依托,展示元朝时期人们的生活习惯、物质文化、艺术创作特点,以及这一时期社会变革、民族融合、中外互通的历史盛景。不仅有景德镇珠山风景路遗址、元大都遗址、镇江市京口闸遗址等遗址、墓葬、窖藏的出土佳器,也有各地博物馆收藏的传世珍品,还包含了“辽宁绥中三道岗沉船”“福建平潭大练岛沉船”“西沙群岛石屿二号沉船”等水下考古工作的丰硕成果,并辅以铜器、漆器、文献等其他类别文物,力求全面还原出元代中外文化交流盛景和物质文化风貌。

  作为元代重要的物质文化载体,元代瓷器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浮梁磁局的设立,是元代政治秩序作用于手工业生产的直接证据。龙泉窑青瓷、景德镇青花瓷、青白瓷及福建地区窑场产品广泛分布于东亚、东南亚、西亚乃至东非地区,与时人汪大渊《岛夷志略》中记载的贸易地点相吻合,是研究元代海外贸易史的重要佐证。元代墓葬、窖藏中出土的器物组合与壁画、文献等资料相互印证,体现出瓷器作为茶具、酒具、祭礼用器等功能,也反映了这一时期人们的生活习惯。

  元代瓷器是元代物质文化史的重要实物资料,反映了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陕西蒲城至元六年墓(1269)壁画中,描绘了人们劝酒的场景,画中清晰可见玉壶春瓶、劝盘、匜和双盏为成组的酒器组合。陕西韩森寨元墓壁画上绘有四人分别持梅瓶、果盘、玉壶春瓶、劝盘劝盏进酒的场景。蒲城壁画所绘与《事林广记》所载的“践送之礼”的描述相同,这组器物与北京元斡脱赤墓出土的器物相呼应。《事林广记》大约成书于元大德年间,其“大茶饭仪”版画关于劝酒的画面中,主人跪姿进呈劝盏与劝盘,身旁一人捧着装有果子的高足碗,另一人手持玉壶春瓶,左后方桌子置放盛装果子的高足碗,展示了标准的元代敬酒礼仪,所用器物也应为标准的酒器。山西大同元冯道真墓壁画奉茶图展示了以托盏奉茶的场景。而在墓葬和窖藏中,大件元青花多作为金银器的储藏器,以及与高品质青瓷、白瓷饮食器相配套的盛装器,其本身也具有装饰作用。部分元青花瓷器也作为陈设器或明器使用,如谷仓、座瓶、香炉等。

  元代瓷器以独特的文化视角向我们讲述了文明互通和交流互鉴的历史进程。元代瓷器作为元代物质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是中西文化交流的直接反映,不仅继承了唐宋以来的器物造型和生产工艺,并且融合了伊斯兰文化因素、蒙古草原文化因素及藏传佛教文化因素,催生出数量繁多的器物造型、纹饰和装饰手法。作为元代瓷器代表性产品的元青花瓷器,原料使用来自西亚地区的钴料,装饰工艺上继承了磁州窑、吉州窑的釉下彩绘技术,器型部分借鉴游牧民族的生活器具,纹饰大量使用伊斯兰文化、藏传佛教文化的主题,体现了极高的多元文化价值。

  素景德镇釉下彩绘中,目前确定最早使用钴蓝的纪年器为杭州1336年墓出土观音像。而元代釉下彩绘瓷器发展序列,是从14世纪20年代开始的,例如湖北黄梅县1319年墓出土的一对釉下铁绘彩塔式盖罐是元青花出现前生产的以铁为呈色剂的釉下黑彩瓷器。1323年新安沉船出水釉下铁绘及釉里红瓷器,景德镇红卫影院也发现了疑似为早期元青花的带有波斯文字的元青花瓷器。早期元青花与釉下彩绘作品,共同拥有一些重要的风格特征,如点彩、简单线性描绘以及文字书写。

  元代是中国古代瓷器生产技术飞跃的时期。模制成型工艺的进一步成熟,使大件不规则陈设器的成型变得更易操作。瓷器生产首次在瓷胎中采用高岭土加瓷土的二元配方法,在中国瓷器技术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以元青花为代表的瓷器釉下彩绘艺术,开辟了陶瓷装饰的新篇章。氧化钴首次作为釉下彩料广泛施加于瓷胎表面,为明清青花瓷的繁荣发展奠定了基础。釉里红、霁蓝釉、孔雀蓝釉等产品种类的迅速发展,是我国颜色釉瓷工艺走向成熟的里程碑。

  元代流行大件器物,以当时的轮制工艺,多数大瓶或大罐达不到一次性拉坯成型的程度,因此多半使用拼接成型的方式。在宋瓷的工艺基础上,元代模制技成型术进一步提高,尤其是此时多见的菊瓣式、多边形、扁形,或四棱或八棱形器物,皆采用这种成型方式。宋代的模印技术主要针对盘碗类小件器物,至元代,模制技术发展得更加成熟且运用广泛,尤其是一些大件多棱形陈设器物,如四棱或八棱瓶等的制作,对模制技术的要求颇高。模制技术不仅可以帮助实现一些复杂器型的成型和印花纹饰效果,而且可以减少器物的变形率、规范器物的大小形制,同时能够有效降低劳动成本,提高生产效率。

  元代瓷器一定程度上延续了两宋文人崇尚高雅素净之审美,尤其是单色釉瓷方面,无论是器型或釉色,不少因袭旧制。但总体看,元代瓷器主要完成了由前朝仕人审美主导向世俗化风格的转变,如出现了更多大型器物,装饰繁密,纹样突出,对比更加鲜明等。元青花的出现,与伊斯兰文化和蒙古文化中喜爱“青”、“白”两色的关系颇为密切,正式宣告了华丽奔放的审美意趣成为主流。元青花的普及虽受异域审美主导,但其装饰纹样中仍保留了大量中原传统样式,如鸳鸯莲池纹、龙凤纹、缠枝牡丹纹等。而元代晚期的青花,受元曲、元杂剧影响十分深刻,尤其是一些传统的中原文化题材的图案主题,广泛应用于青花装饰中,可见中原艺术和蒙古草原艺术、伊斯兰艺术,从审美层面上已完成深度的交融和发展。

  元代之前,中国的釉下彩绘瓷早已有发展,如1983年南京雨花台所出的三国东吴的釉下褐彩罐、唐代长沙窑瓷器、巩县窑青花点彩瓷器等,但皆为小范围局部生产,尚未在全国及世界范围内普及。经宋金两代,陶瓷彩绘艺术在磁州窑得到充分的发展成熟,白地黑花绘画艺术,为元青花的崛起创造了前提。元代以后,以青花为代表的釉下彩瓷艺术大放异彩,很快被社会各阶层广泛接受,成为了雅俗共赏的流行瓷品,一时间风靡海内外。“青花”也因此成为了元朝最具代表性的艺术符号,开辟了全新的陶瓷艺术风尚。元青花的崛起,宣告了古人的主流审美从追求素雅莹洁、类玉类冰的婉约态势,转变为追求华丽繁美、敦厚豪迈的奔放意趣,这种审美观念的转变,为明清瓷器的发展打下基础。香港马会开奖资料